“小康妮,你以后一定要去外面的世界看看,见见外面的人。”

    “为什么呢?”

    “因为,外面的世界远比部落有趣,外面的人……也更有趣。”

    “可是……我怕会迷路。”

    “别怕,总有一天,你会遇到那个总能帮你找到路的人,那个时候,你一定要紧紧的抓住他。”

    “为什么?他是小偷吗?”

    “呵呵……是啊,是小偷,偷心的小偷。”

    ……

    冷冷的月光被窗户分割成了温柔细碎的线条,落在了铺满碎瓷片的地面上。

    康妮似乎又看到了那个抱着她坐在窗边,和她说着外面的世界,数着星星的祖母。

    她还没有找到那个总能帮她找到路的人,可祖母却已经不在了。

    满地的碎瓷片是那样的锋利,触目已经见不到这个房间温馨雅致的模样,那伙强盗洗掠了一切能够拿走的东西。

    康妮走到破碎的衣柜前,弯腰试图捡起一块稍稍完整的瓷片,目光却落到了从衣柜底下伸出极小的一角的布片。

    “这是?”康妮有些疑惑的伸手握住了那角灰色的布片,抬起衣柜把布条扯了出来。

    灰尘扬起,一块不规则的布条上,用暗红色的血迹写着两行潦草的字,淡淡的血腥味还未完全散去。

    不过此时康妮已经完全不在意这些,目光死死的盯着那布条上写的字,眼中满是震动和难以置信。

    “康妮,远离裴迪南,远离他!走吧,远远的走吧,不要再回到这个地方了!”

    虽然字迹潦草,但康妮还是一眼便能确定这是她祖母的笔迹。

    鲜血浸透了布帛,是什么让平日里从容不迫的祖母如此惊惶的在布帛上留下了这样的一行字作为遗言。

    康妮看着那行字,突然陷入了巨大的恐惧之中。

    裴迪南……她的哥哥,这个世界上她最亲的哥哥。

    可现在祖母却要让她远离他,远远的离开法克部落,这又是为什么呢?

    这句话中藏着怎样的深意?

    祖母为何要让她远离哥哥?

    康妮不知道答案,看着那暗红色的字迹,身体愈发寒冷。

    她努力跑出了暮光森林,提着一口气跑到了混乱之城,无数次摔倒想要永远的睡着,唯一的信念便是活下去,变得强大之后回来救她的哥哥。

    现在她已经变得强大了,而且得到了朋友们的帮助,再次回到了部落,回到了宫殿中。

    她离救出她的哥哥,或许只有一步之遥。

    但她却在这里找到了祖母给她留下的遗言。

    这个世界上,没有比祖母对他更好的人了,哪怕是父亲和母亲,依旧没有祖母那样待她。

    所以她没有办法无视这份遗书,这份专门为她而写的遗书。

    “对了,日记!祖母的日记本!!!”康妮突然想起了一个重要的线索,祖母有记日记的习惯,从她记事开始,便留意到祖母偶偶会记日记,或许在那里面可以找到有关的信息。

    “她的日记本……”康妮环顾了一圈房间,快步走向了原本摆放木床的位置,扫开地面上的碎瓷片,伸手在地上敲了敲,听到了一块木板下传来了有些不同的声音,锋利的指甲伸出半截,直接将那块木板勾了起来。

    木板之下是一个不大的暗格,里边放着三本厚重的暗*羊皮纸册子,外面用精细的绸缎包裹着。

    “没有被找到!”康妮面色一喜,小心翼翼的将三本厚重的日记本从暗格中取出来,小时候她看到过祖母取放这些日记本,但她从来不让她看里面写了什么。

    祖母留下的血书让她一时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她不知道该怎么做。

    如果她坐视不管的话,她的哥哥可能在明天就会被处死。

    但她相信祖母是绝对不会害她的,在暴乱发生的时候,她还要给她留下这封血书,必然有她的目的,或者说她看到和知道什么,想要让她避开。

    她必须要找到答案,否则她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就这样离开,看着她的哥哥被处死。

    三本羊皮纸日记本十分厚重,按照时间顺序遍了序号。

    康妮拿起了序号为1的那本日记本,盘腿在窗边坐下,翻开了第一页。

    扉页上用稚嫩的笔迹写着一行字:“父亲说过:记忆会淡去,但文字能够被长久的保留。”

    康妮记得祖母也和她说过同样的话,她因此坚持写了三天的日记,最后以懒惰告终。

    祖母写日记的习惯比康妮想地更长久,大约从六岁开始。

    起初的日记写的是她在部落中的一些见闻和记载,作为法克部落中大氏族家的大小姐,她从小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

    不过不断重复的生活节奏,一成不变的部落,再宏大的仪式,在日记上反复出现许多次后,也开始变得让人觉得无趣。

    而这一切,在她十三岁的时候出现了转变。

    那一年,在部落中呆腻了的祖母,选择在某天夜里离家出走,离开了部落。

    广袤的暮光森林,空气似乎都要比峡谷里香甜。

    然后……

    她迷路了。

    从未离开过部落的她,在暮光森林里迷路了。

    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手无寸铁,在那个混乱的年代,无论在哪里都是最诱人的食物。

    绝望之际,他来了。

    那是她第一次见他,简单利落的出手,却轻易地解决了那些围着她的可怕家伙。

    但她还没来得及感谢,他便已经离开了。

    那年他的头发还很长,瘦削的身影,微卷的棕色长发,忧郁的目光让人心疼,却又如星空般深邃迷人。

    此后,便是多年的追随。

    她踏上了寻找他的征程,可明明就在附近,她却总是难以见到他一面。

    但每次他迷路急的要哭的时候,他总会在不经意间出现,然后一脸嫌弃的把她领了出去,送到有人的地方,然后再次消失。

    康妮从哪些俏皮欢快的文字,似乎能够看到那个因为再次相遇而雀跃欣喜的少女,看到那个因为再次分别而郁郁不欢的少女。

    再后来,他变得日益强大,而他的头发也渐渐变得稀少。

    他有了一个外号:“无发行者。”

    “*!”

    康妮惊得差点把手里的日记本丢出去!

章节目录

奶爸的异界餐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轻语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他变强了,也变秃了,奶爸的异界餐厅,笔趣阁并收藏奶爸的异界餐厅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