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浓的烤鹅香味扑鼻而来,竟是把桌上其他菜的味道都给压了下去。

    周遭的客人们纷纷侧目,这是第一桌上了烧鹅的客人,都想看看评价和反应。

    “嘎嘎……”本来吃的挺开心的西卡拉看着面前的烧鹅,触景生情,眼泪又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了。

    “这色泽,这香味,这摆盘和刀工,这老板可真是年少有为。”甄福妮则是继续一脸赞叹道,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烧鹅胸脯肉放到蘸碟里蘸了蘸,然后喂到嘴里。

    “偶买噶!我的天呐!这烧鹅绝了!吃它!吃它!”甄福妮眼睛一亮,惊叹道,说着还夹了一只小鹅腿放到甄福妮面前的蘸碟里。

    “嘎嘎太惨了,当一只鹅为什么这么可怜呢……”西卡拉一边流眼泪,一边忍不住拿起了烧鹅腿咬了一口。

    鹅皮酥脆焦香,鹅皮包裹之下的鹅肉却格外细嫩肥腴,浓郁的卤香似乎已经浸透了鹅肉的每一处,一口咬下,肉汁在嘴里爆开,让味蕾为之一惊。

    那蘸酱酸酸甜甜的,*着味蕾,只是稍稍一嚼,皮肉便分离了,越嚼越香,还有一股淡淡的果炭炙烤的香味。

    西卡拉当场就震惊,这滋味,完全颠覆了她对于烧鹅的一切想象。

    “真香啊。”西卡拉一边吃,一边忍不住在心里想着,一边又忍不住想到了嘎嘎,悲从心中来,眼泪忍不住掉落。

    “你看,她哭的真香啊。”艾米看着西卡拉小声道。

    “她的鹅不是不见了吗?为什么她还要吃鹅呢?”杰西卡有些不解。

    艾米把脑袋搁在丑小鸭的头上,不假思索道:“说明她难过是因为养肥的鹅飞了,自己竟然一口都没有吃到。”

    “原来是这样。”杰西卡和安妮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西卡拉的内心是对不起的嘎嘎的,可是身体却太过诚实,一转眼一只烧鹅腿便下了肚,连骨头都被嘬的干干净净的。

    “你看,我说肯定好吃吧,那姑娘都好吃的哭了,真情演绎什么叫极致的美味。”隔壁一位大叔看着坐在对面的老婆,小心翼翼道:“夫人,要不我们也来一只尝尝吧,不吃肯定要后悔的。”

    “你在盯着人家小姑娘看?”那位夫人目光一斜,带着几分杀气。

    “没……没有,我只是看看烧鹅而已!”男人身体一颤,连忙摇头,家庭地位尽显。

    “行吧,那就点一只。”夫人深深看了一眼男人,这才微微点头。

    “夫人英明!”男人大喜,连忙叫来服务员,给自己点了一只烧鹅。

    吃哭了的西卡拉,的确给烧鹅带来了非常不错的广告效果。

    习惯于让别人先试雷的客人们,纷纷开始下单点新品烧鹅。

    看着那一只只从厨房里飘出来的烧鹅,西卡拉眼含热泪,嚼着烧鹅,微笑面对生活。

    “嗝——”

    西卡拉和甄福妮同时打了一个悠长的饱嗝。

    两人相视一眼,又是看看面前全部空掉的盘子,愣了愣,然后露出了一个礼貌又不失尴尬的笑容。

    “吃饱了吧,那咱们再去找找嘎嘎吧。”甄福妮说道。

    “好。”西卡拉点头,一提到嘎嘎,她心里就有些愧疚,然后就忍不住去想那只美味的烧鹅……

    “那走吧。”甄福妮起身结账,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往厨房里看了一眼,小声夸赞道:“这小伙子真不错。”

    “走了。”西卡拉挽起一副丈母娘看女婿表情的甄福妮,快步离开。

    “吃的真好,以后咱们可以常来啊,没想到咱们混乱之城也能出这么一家美味的餐厅。”出了餐厅,甄福妮还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笑着说道。

    “昂。”西卡拉兴致不太高的答应了一声,出了餐厅后她冷静了许多,心里还是挂念着嘎嘎。

    “走吧,我带你去见你的那些阿姨们,他们指不定有办法帮你找到嘎嘎。”甄福妮拉起西卡拉的手,准备离开。

    噗噗!

    就在这时,两声翅膀扑扇的声音响起,一只戴着银色项圈的大白鹅扑扇着翅膀落到了她们面前。

    两人停住脚步愣了一下。

    “嘎嘎!”西卡拉看着那大白鹅脖子上带着的项圈,又惊又喜道。

    “别跑大肥鹅!我今天一定要宰了你下锅!”一个短发的中年妇女提着一把刀向着这边冲来,气势汹汹,表情狰狞。

    那大白鹅回头看了一眼,有些慌张的作势又要起飞。

    “别怕,我在这里。”西卡拉连忙蹲下抱住了它,怒目看着那中年妇女,先前路人就是说一个短发的胖女人提走了他们家嘎嘎,肯定就是她了。

    那女人冲到跟前,看着抱着鹅的西卡拉,有些凶道:“你……你松开,这是我的鹅。”

    “胡说,这是我的鹅!”西卡拉嗔怒道,伸手摸了大白鹅的脑袋,安慰道:“嘎嘎别怕,我在这里呢。”

    “你才胡说八道,我的鹅才刚刚跑出来,你就说是你的,你让大家里评评理,哪有这种道理的,你要是不放手,我可动手了啊。”那胖女人说着便要上前拉扯西卡拉。

    这会路上已经有不少人围着他们看热闹。

    “我说姐们,对一个孩子这样说话,有些过分了吧?”甄福妮一步上前,挡在了西卡拉的面前。

    “你又是谁?”胖女人停下脚步,看着衣着华丽贵气的甄福妮,气势顿时弱了几分。

    “我是她妈。”甄福妮说道。

    “你是他妈也不行,这鹅是我的,你们别想占为己有。”胖女人又横了起来。

    “呵,你可真是敢说啊。”甄福妮冷冷一笑,“这鹅是我女儿从一颗蛋孵出来养大的,当宝贝一样养着,今天早上我把它放在店门口遛弯,被你给顺手牵鹅了,我们找了一个上午都没有找到,却在路上碰到了,你说这是你的鹅,我看你就是那个偷鹅的贼!”

    胖女人闻言面色变了变,表情有些不自然道:“你……你这是血口喷人!你怎么证明这只鹅是你们的。”

    “嘎嘎的项圈是它一岁的时候特别定制的,就在前边那家史泰龙银器店,要不要我带你去找老板验证?”西卡拉抱着嘎嘎起身,看着胖女人说道。

    “神经病,就当这鹅送给你们了,我不要了。”胖女人碎嘴了几句,转身快步离去。

    “哼!”西卡拉冲着她的背影哼了一声,抱紧了怀里的嘎嘎。

章节目录

奶爸的异界餐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轻语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 你看,她哭的真香啊,奶爸的异界餐厅,笔趣阁并收藏奶爸的异界餐厅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